移动版

德御系重组魔咒:华讯方舟陷百亿债务黑洞

发布时间:2020-07-21 22:40    来源媒体:新浪

大摩财经

曾欲易主仁东集团

撰文 | 海星

德御系引发的山西农信大案爆发,导致山西当地震动。上周末,传闻已久的消息落地,山西地方金融监管局原局长竟晖以及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山西农信社)一、二、三把手(原理事长崔联会、副理事长兼主任邢亮喜及副理事长王忠泽三人)均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

引爆山西农信系统金融大案的源头为山西资本玩家田文军主导的“德御系”。“德御系”曾撬动山西农信资金,大炒境内外股票,最终导致山西农信系统出现数百亿元资金“黑洞”。

山西省在处置德御系风险过程中,曾在2018年引入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但德御系“黑洞”未了、重组方已经纷纷出了问题。从去年下半年起,东旭集团、华讯方舟集团先后爆发债务危机,仁东集团为大股东的上市公司仁东控股前不久则因15亿元蹊跷担保被德御系参股的山西地方银行起诉。

7月20日,华讯方舟集团公告称,其发行的5.4亿元“18华讯02”债券因未及时兑付本息发生实质性违约。公开信息显示,华讯方舟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ST华讯(000687)(000687.SZ)从去年下半年起就已风险暴露、陷入债务麻烦,出现贷款逾期、连遭诉讼、银行账户及股权被冻结等问题。

华讯方舟集团总资产200多亿元,截至今年六月底有息负债117.57亿元,含短期借款38.6亿、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70.44亿、应付债券5.99亿。目前,华讯方舟集团已发生多笔公开债务违约。

值得关注的是,华讯方舟集团陷入危机之际,实控人吴光胜曾筹划将所持上市公司华讯方舟部分股权转让至深圳国资,今年初又打算将华讯方舟集团控制权转让给仁东集团,不过至今未有下文。

吴光胜现年仅41岁,早年在某国防研究院任职,后任北京庄源国际投资咨询公司副董事长,2007年创办从事军事通信技术的华讯方舟集团,该公司以运营民营小卫星知名。

2014年,吴光胜入主恒天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恒天天鹅”,并注入华讯方舟集团核心子公司,上市公司也更名为“华讯方舟”。截至目前,吴光胜控制上市公司30.39%股权,恒天集团仍持有14.94%股权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华讯方舟借壳上市后,顺利完成了2015年至2017年总计5.73亿的业绩对赌。但2018年华讯方舟业绩突然变脸,计提商誉减值后导致上市公司当年亏损4.9亿,2019年再次因计提商誉减值巨亏15亿,其2019年财报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报告,上市公司也被退市警示为*ST华讯。

华讯方舟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债务逾期,风险暴露,进而波及多家金融机构。目前华讯方舟集团共有约38亿元银行借款,其中贷款最多的江西银行余额约6.9亿元。

巧合的是,华讯方舟与德御系、东旭集团一样,都喜欢入股金融机构。

华讯方舟集团旗下的华讯国际是甘肃银行(2139.HK)2018年上市时的主要基石投资者,2019年底持有4.22亿股(4.2%股权),为第一大H股股东。今年4月1日,华讯国际质押的部分甘肃银行股份因逾期未还款被强平,引发甘肃银行暴跌。

值得关注的是,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的东旭集团、仁东集团以及华讯方舟集团,本应具备足够的资金和经营实力,但东旭集团、华讯方舟集团却迅速暴露出自身债务风险,东旭集团更在德御系之后给山西农信系统带来了更多的债务黑洞。

更需注意的是,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之间存在复杂的资本和资金联系。

2019年,仁东集团曾起诉华讯方舟冻结后者两亿多资产。今年初,吴光胜筹划将华讯方舟集团控制权转让给霍东的仁东集团,具体方式是先将51%股权托管给仁东集团,后续再由仁东集团陆续完成对51%股权的收购,不过至今未有下文。

仁东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内蒙古庆华集团霍庆华家族二代霍东。庆华集团以煤炭能源产业起家,随着煤炭产业不景气,近年来庆华集团已逐渐陷入困局,倒是霍东在资本市场颇为活跃。

仁东集团于2018年初入主德御系控制的民盛金科,后改名为仁东控股,但2019年下半年,仁东集团以每年付费股权托管的不寻常方式将仁东控股交给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

此外,华讯方舟集团在2015年发起成立了华运金融租赁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华运金融租赁与东旭集团存在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曾在2019年申请冻结了东旭集团的1亿多资产;同时,东旭集团控股的河北衡水银行与华运金融租赁存在借款纠纷,今年初申请冻结了后者的账户。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