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商誉爆雷实控人欲出逃 *ST华讯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20-06-23 07:12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0亿元,同比下降83.51%;归母净利润亏损15.21亿元,同比下降208.6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423.81万元,同比减少201.44%。

6月22日晚间,深交所向华讯方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华讯(000687)”,000687.SZ)下发年报问询函,提出包括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存在、大客户交易明细、商誉减值是否合理、是否构成违规担保等17个问题,要求公司在7月1日前做出书面说明。

一周前,6月14日晚间,*ST华讯披露2019年年报。

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0亿元,同比下降83.51%;归母净利润亏损15.21亿元,同比下降208.6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423.81万元,同比减少201.44%。

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同时公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华讯方舟”变更为“*ST华讯”。

惨不忍睹的业绩让*ST华讯的股价一路下挫。

6月16日复牌后,至6月22日连续五个交易日跌停,截至22日收盘,报2.6元/股,这也是该股今年以来的最低点。

6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向*ST华讯方面提出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独立董事“不保真”

年报显示,*ST华讯主要从事军事通信应用领域相关产品及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关于2019年度主营业务亏损的原因,*ST华讯解释称,公司对军民融合业务进行进一步规划,剥离部分业务;同时,公司业务订单下滑,交付及回款不及预期。

实际上,*ST华讯的巨额亏损主要源于大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此次*ST华讯在年报中对其全资子公司南京华讯方舟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华讯”)商誉全额计提减值8.6亿元,对应收账款、票据和其他应收款的信用减值损失达3.19亿元。

*ST华讯方面表示,这是由于大部分客户未能及时回款,部分往来资金不能及时收回,因此计提较高的坏账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这份年报,审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对收入确认、往来款项及减值认定、存货的存在性、内控失效的可能影响、财报按照持续经营假设编制的恰当性五个方面提出质疑。

与此同时,独立董事曹健、谢维信发布声明,表示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其声明显示,三位独董一直未能到南京华讯等子公司调研,对这些子公司缺乏实质性了解、公司经营情况严重下滑;公司经营情况严重下滑,南京华讯经营失控,大量人员流失,财务交接不规范,导致2019年有些资料不完整,存在资料缺失,致使财务数据难以认定。

6月14日晚,深交所即向*ST华讯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针对审计报告的整改措施,以及是否存在拒绝、阻碍或干预独董履职的情景。

6月19日,*ST华讯回复称,公司为独立董事履行职责提供了充分的协助和工作条件,不存在拒绝、阻碍或干预独立董事行使职权的情形。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4月7日,*ST华讯的三位独董曹健、谢维信及张玉川就已经提交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辞去独董职务。当时,深交所就曾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原因。

对此,*ST华讯方面表示,独董辞职的原因是“近年来和公司管理层的沟通不够顺畅,了解公司实际情况比较困难,管理层一再违规,人员更替过于频繁”,同时“认为自身年龄较大,没有足够充沛的精力面对公司日益复杂的局面”。

“目前,A股在选择独董的默认规则是一位公司所在行业的专家、一位会计师和一位法律从业者。”6月21日,研究上市公司治理的业内人士王明(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他同时提到,A股在独董制度建立上仍有进步空间,“不少独董既要完成本职工作,还同时兼任着好几家公司的独董职位,很难对其任职的公司有很详尽的了解”。

实控人出逃

*ST华讯混乱的内控从其管理层的频繁变动便可见一斑。

2020年1月17日,由于公司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不准确且不及时,深交所对*ST华讯董事长吴光胜、董事兼总经理张沈卫、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张峥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随后,多位董监高人员相继宣布离职。

1月21日,*ST华讯董秘李湘平因个人原因离职。

3月17日,*ST华讯董事徐健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董事一职;同时,公司监事会主席李晓丛因工作调动,辞去监事会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

5月11日,*ST华讯证券事务代表刘天睿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

5月29日,*ST华讯董事、总经理张沈卫同样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

年报显示,目前的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均由董事长吴光胜代行职责。

除人事变动外,违规担保、银行贷款逾期、股东股权被冻结等问题相继爆发,也让公司整体陷入经营危局之中。

3月18日,*ST华讯称公司涉嫌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公司为控股股东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迅科技”)与天浩投资之间的买卖合同提供担保。公司涉及的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金额达到4.98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50.09%。

*ST华讯表示,经自查,上述担保未履行上市公司审批程序,公司认为以上违规担保属无效担保,上市公司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3月28日,*ST华讯公告称,债权人广州市沐阳产权经纪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该申请能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

6月10日,华迅科技100%的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9.46%。

公司公告显示,最近一年,华迅科技共发生了7笔债务逾期记录,涉及金额达14.1亿元。

截至6月19日,*ST华讯及控股子公司、孙公司连续十二个月内累计诉讼金额合计约为8782.2万元,占公司净资产绝对值的18.26%。其中,被起诉类案件合计涉案金额5899.51万元,占总金额的67.18%。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ST华讯流动负债余额为21.8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0.9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25.91%。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公司众多问题爆发前,公司实控人吴光胜就已签订协议,将手中的股权转手他人。

2020年1月21日,*ST华讯方面表示,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累计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

同时,吴光胜将其所持华讯科技约33.9%股权,并协调华讯科技其他股东将其持有的华讯科技不低于17.1%股权,合计不低于51%股权,以委托管理方式由仁东集团依其经营管理方式统一进行管理。

天眼查数据显示,仁东集团成立于2019年1月,主营业务为创新金融业务,旗下拥有上市公司仁东控股(002647.SZ),集团实控人为霍东。这意味着*ST华讯的实控人或将变更为霍东。

仁东集团的入股能否使得*ST华讯摆脱“非标”年报,重回正常经营的轨道?

王明告诉记者,*ST华讯的财务问题较此前的仁东控股而言更为严重,仁东集团能否化解*ST华讯的财务风险仍待市场检验。

4月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推进合作的具体方式尚在商讨中;目前双方团队已就部分展开比较深入的合作;双方将继续就华讯科技控股权事项进行协商尽快签署正式协议,并及时对外披露。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