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华讯方舟三独董集体辞职:公司“神秘难懂”,问题一箩筐

发布时间:2020-04-12 16:53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记者 | 赵阳戈

华讯方舟(000687)(000687.SZ)方面近来的事故频频,频繁的人员更替,日益复杂的局面令公司三独董深感体力不支精力不足,在沟通不畅的情形下,最终选择集体离职。而集体离职这块石头往水里一投,泛起的是令人担忧的公司现状,可谓一石激千层浪。

独董与公司沟通不畅

4月7日,华讯方舟突然收到公司独立董事曹健、谢维信及张玉川的书面辞职报告,曹健、谢维信及张玉川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职务。

3独董集体辞职,甚至导致公司独立董事人数低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华讯方舟称,其辞职应当在下任独立董事填补其缺额后生效,在此之前,曹健、谢维信及张玉川将按照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继续履行独立董事职责。

来源:通达信

资料显示,张玉川历任国家教育部高教一司,经济日报社财经记者,中国科协助理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处长、副局长,北京世纪华融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欧文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任北京欧文公众事务研究所所长、北京欧文共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卡森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香港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中元国信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和华讯方舟独立董事。

谢维信为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1965年至1981年曾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师;1981年至1983年曾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访问学者;1983年至1996年曾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讲师、教授、副校长;1996年至今在深圳大学历任校长、教授、校学术委员主任。现任深圳大学教授、ATR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主任,酷派集团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和华讯方舟独立董事。

曹健则为副教授,中国注册会计师。1984年至1986年曾任北京市水产供销公司机制冰厂财务主管;1986年至2016年曾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现任华讯方舟独立董事。

张玉川是从2016年5月23日任职的,曹健和谢维信则均是从2015年2月4日开始任职的,3人均在华讯方舟独董职务上待的时间不短。就这么说散就散,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交易所也有着相同的疑惑,在进一步追问下,华讯方舟这才磨磨唧唧道出这所谓的“个人原因”。

原来,三位独董集体辞职,主要原因是其认为近年来和公司管理层的沟通变得不够顺畅,了解公司实际情况比较困难,管理层一再违规,人员更替过于频繁,且认为自身年龄较大,没有足够充沛的精力面对公司日益复杂的局面,因此辞职。

华讯方舟问题频发

独董口中说的一再违规等事件,估计也是华讯方舟逾6万股东心中的痛,光今年来公司就发生不少事。

今年1月17日,华讯方舟披露了公司及当事人受到深交所公开谴责处分的公告。当中提及,公司在2019年1月31日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中称,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00万元至1800万元。公司2019年4月13日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01.94万元。

然而,2019年4月25日,公司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将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向下修正为-48833.09万元。公司2019年4月26日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度实际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833.09万元,与公司《2018年度业绩预告》披露的2018年度预计业绩下限差异达50033.09万元,且公司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不及时。

如此一来,华讯方舟违反了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和第11.3.3条的规定。公司董事长吴光胜、董事兼总经理张沈卫、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张峥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和第3.1.5条的规定,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重要责任。

最终,交易所对华讯方舟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华讯方舟董事长吴光胜、董事兼总经理张沈卫、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张峥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来源:公告

这之后的1月21日,华讯方舟的董秘李湘平以“个人原因”离职,离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后来在3月17日的公告中,华讯方舟又提到,公司东莞市徐健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董事会董事和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公司监事会主席李晓丛因工作调动,申请辞去公司监事会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

1月23日,华讯方舟又披露自己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的信息,合计有9个账户,虽然银行余额不多,但终究不算好事。后来在2月27日,华讯方舟再披露一批被冻结的账户,共计13个,涉及金额近2000万元。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2月19日,华讯方舟披露子公司南京华讯方舟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华讯)因资金紧张出现银行贷款逾期的消息,涉及金额1亿元。后于3月24日和28日,华讯方舟再披露该子公司再有部分债务逾期,涉及金额分别为5150万元和4850万元。三笔债权人均为江苏银行南京北京西路支行。为此,南京华讯在3月27日还收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事项,该子公司被提起诉讼。

另基于上述情况,于4月8日,该子公司还收到宁波银行南京分行的《提前到期通知书》,因南京华讯他行借款逾期涉诉,根据南京华讯与宁波银行签署的《线上流动资金贷款总协议》及《流动资金贷款合同》的约定,宁波银行方面宣布原合同项下融资/交付票款义务提前到期,涉及到期金额近2亿元。

3月16日,华讯方舟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发出的《仲裁通知》,申请人天浩投资有限公司(DINHOR INVESTMENT LIMITED)(下称天浩投资)于2019年12月3日提交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讯科技)与天浩投资之间买卖合同纠纷案的仲裁申请,涉及金额近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50.09%。

3月26日,华讯方舟又收到广州市沐阳产权经纪有限公司(下称沐阳公司)送达的《告知函》。《告知函》称,沐阳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公司称,若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对公司重整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而一旦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风险。

2018年的华讯方舟亏损4.88亿元,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继续亏损10亿元至15亿元,有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亏损额中预计对南京华讯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超过8亿元。

仁东控股原实控人拟入主

不但上市公司经营方面一地鸡毛,甚至实控人还将会发生变动。

1月21日,华讯方舟收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的通知,华讯科技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光胜于2020年1月21日与仁东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集团)签署了相关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累计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

与此同时,协议方一致确认并同意,吴光胜将其名下持有的华讯科技33.8599%股权(对应15992万元出资额),并协调华讯科技其他股东将其持有的华讯科技不低于17.1401%股权,合计不低于51%股权,委托仁东集团管理,由仁东集团依其经营管理方式统一进行管理。如此一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吴光胜变更为霍东。

来源:天眼查

仁东集团注册资本20亿元,霍东持股99.9%,方氧源持股0.1%。仁东集团致力于产业投资、金融科技、实体经济、基金、投行等业务发展,旗下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仁东控股(002647.SZ)24.66%和5.27%的股份。

不过,去年7月底,仁东集团却将旗下持有的仁东控股的合计28.94%股权表决权全部委托给了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致使其实控人变更为海淀区国资委。

仁东控股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融资租赁、互联网小贷等多个板块,同时以全方位视角积建满足用户需求的金融科技体系,未来将进一步拓展商业金融、科技金融、产业金融等创新业务领域。

甚至双方连怎么分工,都达成了初步的共识:委托期限内,华讯科技的地产、金融业务板块由仁东集团依约定委派之人士负责经营管理,华讯科技及上市公司的投资、资本运作(包括但不限于再融资、并购重组等)等由仁东集团依约定委派之人士负责推进实施;华讯科技的其他业务(如卫星通信、军工、太赫兹)由吴光胜继续具体负责经营管理,仁东集团有知情权、监督权及重大事项最终决策权。

说起来霍东也是个有故事的人物,据市场描述,其是让仁东控股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存在,其亲自担任董事长的一年多时间里,仁东控股甩掉了多年未能豁免的非标年报。

据4月3日公告显示,目前该托管协议因疫情等原因尚未实施,双方正就协议具体细节商讨中。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